法定假日增 解多年爭議

12+5的法定假日   在過往一個星期,由星期一至星期三,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工作是增加法定假日日數的立法工作,當中最重要的便是與立法會議員溝通。這是一項重要的立法工作,影響了百多萬名基層員工每年放假的日數,亦為一個爭議多年的勞工政策問題作一個了結。   由於勞資雙方仍有分歧,而政治一天都太長,所以在星期之初,我們仍沒有把握可以順利通過條例草案,最怕的還是一拍兩散,白費了很多人的心血,更令百多萬打工仔的期望落空。其間拉票工作與策略,此時此地仍不便細說,只可以說政府上下(包括勞工及福利局及勞工處)在這幾天,一點都不敢放鬆,而在立法會會議期間,更是如臨大敵。政府內部同事曾估計,恢復二讀辯論至三讀的過程相信會延續到星期四的會議,我樂觀估計也需要五個小時,結果是不足三小時,便完成有關議程。箇中原因,是否如一些報章報道反映勞資雙方良性互動,不便由我解釋或分析。總而言之,大家在以後的7月7日,除了要緊記蘆溝橋事變之外,或許也可記起於2021年將法定假日與公眾假期日數看齊的立法里程碑。   東京奧運香港健兒加油!   數天前,行政長官已為參加奧運的中國香港代表團進行授旗儀式,大隊亦會在數天後啟程前往東京。對於喜歡及支持運動發展的人,奧運總是令人充滿期待和感到興奮,每屆奧運都帶來不少深刻的記憶。對我來說,最深印象仍是1972年奪得七面游泳金牌的史畢茲(Mark Spitz),及後重複看了多次他水中泳技錄影片,從中偷師;1984年洛杉磯奧運,郎平帶領中國女排奪金;2004年在上海機場看到劉翔在雅典奧運中110米欄決賽中奪金等等難忘片段。   我中學時參與最多的運動就是游泳、體操、羽毛球、獨木舟等等,有時更會參與籃球、排球、足球及田徑比賽。每項運動都為我帶來不少重要的回憶。我一生人第一次搭飛機,便是到雅加達參加四角大學運動會。時至今天,我有時都會自稱曾是一位運動員,或是「n流」的泳手。我對於東京奧運充滿期待,希望它在疫情中仍可以成功舉行。我更希望國家與香港的運動員,在本屆的奧運中獲得美滿成績,在疫情中安然渡過,凱旋歸來,為年多抗疫帶來多些喜訊。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7月11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https://www.news.gov.hk/chi/2021/07/20210711/20210711_094939_284.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