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羅致光網誌談社區照顧服務

前言   從1977年的《安老服務綠皮書》及1979年的《社會福利白皮書》開始,已清楚表明居家安老應是安老服務的主體,亦是日後每次檢視安老服務政策及規劃時都會重新強調的重點。當然,在1979至80年度全港亦只有55名家務助理,而首兩間試驗性質日間護理中心亦是1979至80年度才開始運作。   40多年後的今天,為居住在社區體弱1長者提供的資助社區照顧服務有很多類別,簡單來說有兩類:一是到長者家中提供的家居照顧服務;二是讓長者到設在社區的日間護理中心2,或是附設於安老院的日間護理單位接受日間的護理服務。至於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的使用者,則可以選擇切合其個人需要的服務提供者及服務組合,包括家居照顧服務和日間護理服務。   日間護理服務輪候時間減九個月   如上述,日間護理中心是由1979至80年度開始作為試驗,隨後逐步增加成為主流服務之一。於2000年,我在大學協助當年的衞生福利局進行有關社區安老服務的檢討中,從成本效益的角度,建議將日間護理中心的規模擴大,由一般的每中心40個名額,增加至60個名額;現時的獨立日間護理中心約有三分之一的名額是60個或以上,最大的一間有123個名額。而在日後的規劃工作中,在樓面面積容許下,應設立名額較多的日間護理中心。   上述2000年的檢討中,另一個建議是在可能範圍內,將日間護理服務與其他服務整合成不同的綜合服務:如將日間護理服務與長者地區中心3結合,透過長者地區中心的服務可以為日間護理的服務使用者及其照顧者,提供更全面的支援。另一類的服務結合,便是在安老院附設日間護理單位,一是可以善用安老院的設施和空間,可以提供更多元的活動給予日間護理的使用者,並提升成本效益;另一方面,在日間護理的使用者有住宿暫託服務的需要時,安排會更容易,因為院舍員工既認識長者,長者在暫宿期間亦更容易適應。現時已有26間附設於安老院的日間護理單位。   現屆政府任期開始時,由於日間護理服務短缺,需求仍急速增加,因此輪候時間於2018年年底升至12個月。由於在短期內難以即時興建日間護理中心,所以便將上述檢討的一招延伸至私營安老院及自負盈虧安老院,透過長者日間護理單位買位計劃在這些符合資格的安老院設立日間護理單位,至今已設立七間日間護理單位。最近幾個月的日間護理服務的平均輪候時間已稍為紓緩,截至2021年11月底,更縮短至8個月。   家居照顧服務輪候時間減至5個月   在過往40多年,家居照顧服務的設計及政策曾作出多次大幅度的改變,在這裏不作詳細描述,而現屆政府亦作了兩方面的大改變。一是將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的資助模式,由合約競投模式,改為恆常的整筆撥款模式。除受到業界歡迎外,亦增加了服務穩定性,對服務使用者至為重要。   第二個轉變便是將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體弱個案)隊重劃服務範圍。在重劃之前,同一區內會有兩至七支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隊,同時服務全區,其好處是服務使用者有多個選擇,但明顯缺點便是運作成本高。就如同一元朗服務隊的服務範圍包括整個元朗,大家可以想象由天水圍北到元朗東南鄉郊在交通上需要多少時間。我曾經試過自己駕車,用了超過一小時。重劃之後,各隊的服務範圍縮細了,舉例來說,南區原有兩支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隊同時服務整個南區,現將南區分為兩個小區4,各一支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隊。一個體弱長者在同一服務範圍內還有另外一個選擇,便是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提供同樣的服務。   綜合家居照顧服務及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都為體弱長者提供家居照顧服務,現屆政府將名額由2017年7月的8,365個增加至2021年4月起的13,365個,增加達60%。輪候時間由2018年的高峰期18個月,大幅減低至最近的平均五個月。雖然仍與零輪候時間有一段距離,但亦應是近八年以來,體弱長者輪候家居服務時間最短的了。這個減幅的部分原因亦是由於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數目的大幅度增加。   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增加至8,000張   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券試驗計劃始於2013年9月,名額1,200個。現已是試驗計劃的第三期,每一期的設計都有大的變化,主要都是一期比一期的使用靈活性加強。第三期的試驗計劃將於2023年9月完成。由於仍有其他相關政策研究在進行中,其中會涉及可能擴闊服務券的可使用範圍及靈活性,因此現時仍難以確定會否於2023年9月後恆常化,還是進入第四期的試驗,增加多項可使用範圍及其靈活性。   現時服務券的總數為8,000張,是2017年7月時的3,000張的2.67倍。服務券數目增加是循序漸進,主要的考慮是要讓服務提供者(主要是非政府機構)可以逐步增加服務提供量。   處所與人手的樽頸   日間照顧服務的樽頸是地方和處所,而家居照顧服務的主要樽頸是人手。就算我們可以成功爭取到資源增加服務,仍要解決兩大樽頸問題。現屆政府採取的策略便是按部就班增加資源,運用服務需求帶動服務供應。   另一方面,政府透過整筆撥款資助制度,參照相關職位的中點薪級,自2018至19年度開始將嚴重短缺的職位的資助額提高兩個薪級點,以一名家務助理員為例,其中點薪金現時為每月17,675元,在整筆撥款資助下提升至20,035元。然而,由於服務需求在幾年內大幅度增加,人手要求亦相應大幅度增加,雖然政府增加了資助,而機構亦提高了薪酬,人手短缺依然嚴重,空缺仍然高企。以家務助理員為例,過往幾年的空缺率仍然維持在18%至21%之間。日後才再交代解決人手不足的問題。   號外   今天是立法會選舉日,大家記得去投票!   1所謂體弱是指在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下被評定為適合社區照顧服務的體弱長者。   2部分社區的日間護理中心設於其他長者地區服務中心及綜合社會福利服務,如將軍澳安老服務大樓---賽馬會長者綜合服務中心暨日間護理服務,既有日間護理服務,亦有長者地區中心的其他服務;又例如東涌綜合服務中心,除了日間護理服務外,亦有其他不同的社會福利服務。   3長者地區中心的前身是長者綜合服務中心,於2000年檢討後,因賦予新的功能,所以改稱為長者地區中心。現是仍有長者地區中心的名稱是某某長者綜合服務中心。   4南區分為兩小區---(一)南區中服務香港仔及黃竹坑;(二)南區中以外如華富、薄扶林、田灣等則屬另服務範圍。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12月19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https://www.news.gov.hk/chi/2021/12/20211219/20211219_151041_494.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發還產假薪酬計劃接受申請

勞工處今日公布,發還產假薪酬計劃即日起接受僱主申請。   自去年12月11日起,《僱傭條例》訂明的法定產假由10個星期延長至14個星期。透過此計劃,僱主可以報銷形式申請發還已支付予僱員的第11至第14個星期的法定產假薪酬,上限為每名僱員80,000元。勞工處已委聘代辦機構協助推行此計劃。   申請發還產假薪酬必須符合四項條件。其一,申請所涵蓋的僱員須由申請人僱用,並符合《僱傭條例》訂明享有產假及產假薪酬的資格。   其二,僱員已放取產假,而申請人已向僱員支付全數14個星期的產假薪酬。   其三,僱員於去年12月11日或之後分娩。   其四,已支付予僱員的新增四個星期產假薪酬不曾、也不會獲其他政府撥款支付或補貼。   僱主支付僱員全數法定產假薪酬後,可透過發還易網站直接遞交申請。僱主也可在該網站下載申請表格,或前往勞工處勞資關係科分區辦事處、香港黃竹坑道8號South Island Place 2樓204室計劃服務處索取申請表格。   查詢可致電2636 6353。 https://www.news.gov.hk/chi/2021/04/20210401/20210401_122442_797.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

歷奇須互助 難關同跨越

對於有意一試膽量、在離地一定高度的木板上遊走的健兒來說,香港青年獎勵計劃賽馬會愛丁堡公爵訓練營是不錯選擇。營內歷奇公園四人團隊繩網,其中一層離地三米,另一層離地七米,有賴參加者表現團隊精神,合力過關。   參加者須佩戴安全帽和防護裝備,平衡力較佳者可先踏上高掛空中的木箱,站穩後再協助另一隊員起步,其間各人可彼此牽手,協力前行。繩網陣設有14個關卡,教練按情況給予隊員指導,講解過關竅門。   就讀於教育大學的梁獻滔先後兩次參與活動,對全隊如何順利完成有所體會,認為秘訣在於互勵互助。「隊友要不時互相鼓勵,在適當時伸出援手。」   挑戰膽量 別具意義   香港青年獎勵計劃部門主管(青年發展)曾昭龍說,攀爬四人繩網除了考驗各人的勇氣和體能,背後還有深層意義。「引伸到處事方面,我們要多考慮和包容別人的想法,並了解別人的強項和弱項。」   曾昭龍解釋,隊員攀爬時要彼此扶助,共同進退。「即使其中一人能力很高、體能很好,也無濟於事,還要看其餘三人。如果有人驚慌顫抖,整隊也會受到影響,難以完成。」   青年人能明白箇中意義,對個人成長和發展將大有裨益。行政長官在去年施政報告中建議推廣青年戶外歷奇訓練活動,青年發展委員會循此部署,為青年人提供有系統、具質素和規模的本地戶外歷奇訓練活動。   親子歷奇 有助溝通   香港青年獎勵計劃旗下賽馬會營聚這一家計劃圍繞三個主題,包括技能、康樂體育和野外鍛煉,為家庭籌辦手工藝工作坊、親子歷奇、創新運動體驗、擴增實境運動體驗等活動,有助子女建立自信心,也讓父母了解子女的性格、能力和興趣。   曾昭龍說:「透過有關活動,我們希望父母能了解子女強弱所在,為他們安排日後發展。」   香港青年獎勵計劃署理主任(青年發展/教育及服務)趙灝霆負責為家庭安排活動,其中手工藝工作坊教授扎染技巧,並指導設計圖案布袋。   「男生以往可能較少接觸手工藝創作,而扎染技巧工作坊則有助家長從不同角度欣賞子女的創意。」   一名女學員表示,原以為藍染過程很複雜,豈料年僅六歲的兒子也能學會,這種讓家人一起參與的活動很有意義。   創新運動 樂在其中   參與計劃的家庭也可一嘗地壺球和擴增實境閃避球的樂趣,一家大小組隊迎戰對手,更添彼此默契。   趙灝霆說:「隊員需要互相溝通,制定策略撞開對方的地壺球,並把己方的地壺球撞進